发布信息请严格遵守法律法规  |    |  客服中心  |  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电视新闻 » 正文

戏精斗佞臣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6-01  浏览次数:2
核心提示:▌吴钩这雷允恭擅自开挖的皇堂新穴既然已证实是绝地,当然不可用来安葬先帝,前往巩县覆视皇堂的参知政事王
经典唐诗 http://www.sabotageathens.com/

▌吴钩

这雷允恭擅自开挖的皇堂新穴既然已证实是绝地,当然不可用来安葬先帝,前往巩县覆视皇堂的参知政事王曾、权知开封府吕夷简、龙图阁直学士兼侍讲鲁宗道等人,都建议“复用旧穴”,真宗山陵这才“复役如初(按原计划动工)”。

丁谓身为山陵使,对雷允恭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不过此时丁谓并没有被扯进来,依然做着首相。

另按宋人笔记魏泰《东轩笔录》的记述,负责调查雷允恭案的是权知开封府吕夷简。吕是一位很有谋略的官员,他深知雷允恭案必牵涉丁谓,但他在调查报告中丝毫没有提及丁谓。丁谓看过卷宗,非常放心,便让吕夷简奏对。等吕夷简见到太后,才曝出丁谓与雷允恭相勾结、擅移先帝皇堂于绝地的内情,给了丁谓致命一击。

不过,李焘所著的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认为魏泰的记录有误,因为据档案材料,雷允恭案在巩县受审,并未移送开封府;主审者是内侍罗崇勋,并非吕夷简。而那个给了丁谓致命一击的人,是王曾。

王曾其实是寇准、李迪的同情者与同盟者,他的良苦用心,就是在权争的刀光剑影中尽力维护皇太子周全。

但他比寇准、李迪更讲谋略。寇准、李迪都与刘娥不睦,想甩开皇后、扶太子监国,王曾则意识到太子年幼,非母后扶持不可。他故意告诉钱惟演太子与太后须互相扶持,才可坐稳江山。钱惟演与刘皇后亲善,自然将这番话报告皇后。刘娥是聪明人,一听就明白。所以,尽管天禧—乾兴之际,朝堂云诡波谲,内廷中皇后与太子却无猜忌。

王曾也不打算在时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与丁谓硬碰硬,他对丁谓的依附,是审时度势之后的忍辱负重,是一时的权宜之计,他在等待反戈一击的时机。

雷允恭的落马,让王曾看到时机终于来了。他的手里早已掌握了丁谓勾结雷允恭的黑材料,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面奏刘太后。为得到与刘太后单独见面的机会,王曾在丁谓面前演足了戏,常常唉声叹气,丁谓问了好几回,王曾才说自己有家丑,外甥家暴其母即王曾的亲姐姐。丁谓于是建议王曾,奏事时顺便跟刘太后说说,请她颁下恩典,脱除你外甥的军籍。终有一次,王曾奏事后申请面圣,丁谓半点都没起疑心。

等见到刘太后,王曾绝口不提他外甥之事,而是称丁谓包藏祸心,故意让允恭擅自移动皇堂于绝地……长此以往,此人恐危害社稷。刘太后本来对丁谓的擅权已有不满,听了王曾的报告,更是怒不可遏。

丁谓见王曾迟迟不出来,隐隐预感到不对劲,赶紧也申请面圣。但说了大半天,内侍才告诉他,太后与皇帝早已离开。(20)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